武漢新市民網歡迎您!   湖北蓮藕產業網
微信
騰訊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文學園地 > 文化廣場 >
綠島新著《論詩人的兩個世界》首發研討會在唐山舉行
時間:2019-02-27 ??來源:國際時報網 ??作者:符文桾、紅梅??點擊:?次
    



《論詩人的兩個世界》首發座談會在唐山舉行。圖為座談會現場
 

        國際時報訊(符文桾、紅梅北京報道)新年伊始,著名詩人、評論家綠島先生的又一部詩歌理論著作《論詩人的兩個世界》一書,日前在唐山舉行首發研討會。本次活動由中國蕭軍研究會和唐山市文聯主辦;由唐山市作家協會、《唐山文學》雜志社承辦。



中國當代文學評論泰斗謝冕教授



中國著名詩歌評論家博士生導師吳思敬教授



著名軍旅詩人、原解放軍出版社副社長峭巖



中國蕭軍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現代著名作家蕭軍之子蕭鳴



著名詩人評論家、原《詩刊》編委朱先樹先生



著名詩人、評論家綠島先生



著名京味兒作家詩評家劉輝先生



著名詩人、《華夏詩報》主編王競成先生


        我國當代泰斗級文學與詩歌評論家、北大教授謝冕、首師大吳思敬教授、朱先樹先生,著名軍旅詩人、國際詩人筆會副主席峭巖、中國蕭軍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現代著名作家蕭軍之子蕭鳴、著名京味兒作家詩評家劉輝、著名詩人雜志主編王競成、《文藝報》記者兼編輯黃尚恩等十多為專家與學者,專程由北京趕赴活動現場參加會議并為當地《唐山文學》雜志題詩題字。



唐山市文聯主席袁寧先生



唐山市作家協會主席王家惠先生

 

        唐山市文聯主席袁寧,市作家協會主席王家惠、著名詩人徐國強、東籬、著名詩人、知名企業家陳福鋼,鄭茂明、《唐山文學》主編馬良等來自唐山各界的詩人、作家、學者五十余人參加了會議。



著名作家、《唐山文學》主編馬良先生




唐山著名詩人東籬先生



唐山著名詩人徐國強先生


       專程參會的北京的專家與學者針對該書的理論架構和詩人兩個世界(人的世界與神的世界)領域的審美拓展和準確定位,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和贊賞。




中國作協《文藝報》知名記者兼編輯黃尚恩先生


        唐山市文聯主席袁寧首先做了熱情洋溢的致辭,北大教授、著名詩歌評論家謝冕先生表示:“詩人有兩個世界,一個是人的世界,一個是神的世界。沒有人的世界,詩歌就失去了根本,猶如一棵樹沒有泥土;沒有泥土,根就沒有著落。但若只有這一個“人的世界”,那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還不成為詩人。詩人有異于普通人的,是他同時擁有另一個世界,即神的世界。”關于神的世界這一概念,謝冕進一步解釋說:“所謂“神思”,所謂“夢境”,所謂“奇思妙想”,這都是詩人的“特異功能”,是詩人區別于常人的“特異”之處。一個人之所以成為詩人,是他同時擁有了兩個世界:一個實在的世界和一個想像的世界。詩人的工作,是將這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融為一個全新的、奇異的、充滿想像力和既對立又融合的世界,所以我說,綠島的理論架構甚有深意。”

        首師大教授、著名詩歌評論家吳思敬則表示:“綠島所提出的詩人的兩個世界,是一個開放的觀念。它不要求終結真理,定于一尊,允許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視角出發,提出不同的理解。比如,從深層創作心理上說,詩人的兩個世界也可理解為靈與肉的世界,如同歌德在《浮士德》第一部中所說的:“每個人都有兩種精神:一個沉溺在愛欲之中,執扭地固執著這個塵面。另一個則猛烈地要離去塵面,向那崇高的境界飛馳。我對綠島的《論詩人的兩個世界》的贊許,不只是他提出了詩人的兩個世界這個敞開的、有無限包容性的命題,而且在于他論述詩人的身份與職責時筆鋒常帶感情,充滿浩然正氣。”吳思敬還對該書的章節、題目、引文等提出了誠懇的建議和期望。

         發布會全程由著名軍旅詩人、國際詩人筆會副主席峭巖主持。他表示:“毋庸置疑,詩人的‘兩個世界’這個定位是恰當的。在我的記憶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本完整的書從理論的層面闡釋這個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綠島的著作有著先河的意義。尤其是神的世界的明確指認與界定,讓我們有了洞天之闊。

         著名詩歌評論家、原《詩刊》編委朱先樹認為:“詩人更注重超越時空的想象力,即對過去和未來的“神思”世界。但“虛”的“神思”世界,則來源于“實”的具體世界。能把二者天然地融合與巧妙地分解,這就是詩人獨具的本領,也是綠島這本書所要表達的全部內容。”

        著名京味兒作家、著名詩人、評論家劉輝宣讀了題為《在兩個世界之間游離中的感悟》的文章。他在評論中列舉了目前微時代各種娛樂化快餐化的所謂詩歌盛行,具體提出詩歌導師峭巖幾部長詩創作的人性與神性最具經典性的結合實例。詩人王競成宣讀了章聞哲的評論文章。其中對綠島新作的有關哲學、美學、應用諸方面進行了闡述。唐山市著名詩人徐國強、東籬、鄭茂明,著名詩人、知名企業家陳福鋼等分別做了精彩發言,他們從不同的角度和理解闡述了各自的觀點。會上,唐山作協的作家詩人積極踴躍發言。他們盛贊并感激北京專家學者們的專業評論,并提出一些對詩論的各自看法。最后,本書作者綠島先生用一句最為形象的話語,闡釋了關于詩人兩個世界的理論本質和內涵:如果說人(物質)的世界是詩人受孕的子宮,那么神(精神)的世界就是詩歌分娩的產床。

附一:

在兩個世界之間游離的感悟
——粗讀綠島先生的新作《論詩人的兩個世界》小感

        作者/劉輝(文軍)  
        非常欣喜地看到綠島先生對詩人的兩個世界最為深刻最為周全的理論闡述。我想,像這樣積攢所有精髓思考的學術結晶,正是當今浮躁世界所缺少的文藝理論精品所在。
我們在被接受新時代演幻成數字化時代日新月異的同時,作為詩人整體不得不謹慎地面對這樣的微世界。信息充盈、魚龍混珠,微刊微訊、娛樂至上,群網雜陳、快閱速讀,發展迅猛且日漸統治至深至甚。

         窺探其結果:定會給詩歌質量本身以及給詩歌的純潔度乃至其他文體的升華產生極其深刻的副作用。承認也罷、不認同也罷,詩歌以及詩壇中的熱鬧浮華與良莠繁雜的現狀,足以證實我的判斷。

         優質的高品味且有咀嚼意義的詩歌成品,多源自于與神性頻繁地交往。詩人在周密思索與修磨其間,定會領悟到許多別人不曾涉及到的深層次延伸性探討。綠島的《論詩人的兩個世界》,旨在打開認知詩歌本真品質的窗口。

        應該認識到:詩歌創作既要有宏大史詩般地抒寫,也要有細致入微的心靈關照。同時,還可以這樣認為:瑣碎的敘述性的一般性的反應意識機能原版復制的所謂詩歌的寫作,不足以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詩歌。

        《論詩人的兩個世界》一書,凝結了綠島詩人多年來思索并沉淀而成的理性成果。兩個世界的清晰而嚴肅的論述,完全可以完整地看到作者高屋建瓴地對當今文化范疇的準確精準且新穎新鮮別開生面的理論判斷。一言而概之:物質世界是詩人受孕的子宮、精神世界是詩歌分娩的產床。

          “詩人超越于平面的、現實的生活,依賴于立體式的無限度的想象。”詩人也與凡人一樣,生與死的轉換就是存在于世間的一瞬間。不同的是,詩歌不僅僅只是少數人或大眾一時的娛樂歌詠的工具。真正詩歌的不朽傳播,會叫后人永久銘刻于心間、流傳于世間!

         李白杜甫劉禹錫白居易,蘇軾李清照岳飛辛棄疾,等等。至今以及千百年之后,我們不可能真實而完整地再現他們容顏的具象、也不可能重構他們的性格趨向;但他們詩歌中所擬想所擬創而產生的震撼力量,時時會牽動于這座星球的角角落落。客觀地講,人無不朽長生、詩文亦可永世長存。

        我想再簡單列舉一下我們的詩歌導師峭巖幾部傳世之作中最重要最為有神性意味的有代表性的詩歌意象。從而印證:兩個世界相融相通且相互作用的極端重要性。

          描寫紅軍艱苦卓絕歷程的《遵義筆記》。我會清晰地記得:“我要過江/把軍衣撕成兩片/一片作船 一片作帆/把肋骨抽出/兩根/一根左槳   一根右槳”。簡而明了:能作船作帆的軍衣、能當船槳的兩根肋骨,完全是一種中國工農紅軍的長征精神的高度凝煉,是向死而生大無畏英雄主義犧牲氣概的凌然挺立與責任擔當。峭巖先生也是其中一員的生動擬像勾連,彰顯《遵義筆記》長詩的歷史地位以及它的傳播價值。

         《燭火之殤——李大釗詩傳》。峭巖詩人是以革命先驅李大釗之子的口吻,寫下字字滴淚的詩篇。涓涓細流、聚沙成塔,鐵肩道義、遍播燭光,慷慨激昂、赴湯蹈火,因而我也曾寫下:“您寫足了生與死/那一刻燭光的殤離/同喝過灤河水/也同被一條水系撫育”。始終把李大釗為父相稱:以籍貫論情理、以黨史論先后、以創始論傳承,中國共產黨之父——李大釗當之無愧!詩歌溫度而浸淫已久的深愛情義,峭巖《燭火之殤》的熱性傳播很具基因的紅色底氣。

         《跪你一千年——寫給文成公主的99首情詩》。峭巖詩人很巧妙地植入了與唐朝公主的“情人關系”。情真意切、情語不絕,千戀萬想、遙感西域。透過一首首似血似淚、似夢似幻、似昨似今的穿越手法,峭巖有相當足夠的思維寬度與理性深度去舒展對祖國的大愛情懷。

         我還可說說《蕭蕭班馬鳴》。一句古詩、一匹戰馬,很自然地勾勒出著名抗戰作家蕭軍的一生形象。勇往直前的戰斗精神、永不止歇的創作欲望、剛正不阿的倔強性格、誠實謙遜的處世為人。 峭巖詩人抓住了傳主的神與傳主的魂,通篇顯得意象精準、深刻動人,詩傳的游刃有余。

        《落紅》作為《蕭蕭班馬鳴》的姊妹篇出版,著重詩傳了民國期間的著名女作家蕭紅。坎坷磨難又橫溢才華,著作頗豐且紅顏薄命的傳奇人生,恰恰是那個時代的真實寫照。這里的峭巖筆鋒:憐惜柔軟、唏噓悲嘆,對蕭紅的描述情節極大感觸與我。“文學洛神”、“民國才女”、“呼蘭河流淌出來的女兒紅”等等的詩歌意象,都不足以抒發蕭紅的才情之泛、親情之烈、悲情之殤。

         峭巖先生寫長詩談過體會:“盡力拓展詩意的空間,在虛擬、想象、幻化中,去實現詩性的張揚,讓事件本身的光澤在詩中折射出不一樣的光芒。”什么是不一樣的光芒?我以為,這就是綠島在著作中所闡述的那樣:“詩性是一種超越于現實社會的一種純粹的、浪漫的具有強烈藝術感染力的審美屬性。詩性來自于人性又超越于人性,它來自于紛繁的現實社會,又必將逾越、升華于寫實的現實社會。”

        不難看出,現今的詩歌或稱之謂的詩歌,呈現出“欣欣向榮”全民大發展的熱鬧場面。微時刻、微關系、微報刊,自建媒宣、自創微網、自音視頻,啥都是成就如此繁榮、如此開掘的最直接的媒介。我敢說:微時代之下所衍生的詩歌絕大多數還是處于個性對社會直覺一般性的感性意識的韻律節拍。逾越與升華,確實是呈現之甚少。

         微時代盛產快節奏詩歌。可以說是:來得快捷迅猛,去得也稍縱即逝。表達心境的、歌詠山河的、與友對吟的,生離死別的、插科打諢的、閑情逸致的、天天霸屏的、嘚瑟不止的。總以為,沾上一點韻腳、把文字分割,就能稱之為詩歌。幾個人湊一塊堆兒,就敢成立國字號、世界號的詩歌群網。主席主播編審滿天飛舞,各種獎項華麗現身。如此立照當今被娛樂化的詩歌現象,我們甚至記不住一句生動出彩的詩句以激發以觸動情感。

         人的生活空間,總得有理由有內容地快快樂樂。但一些隨意任性而生發的所謂詩歌,確實很容易被世俗的浪潮所淹沒。閑暇之余的自慰、無所事事的拼湊、隨口溜出的羅列,其實與詩歌無關。

         我喜歡著作中的這一句:“詩人習慣用淚水澆灌花朵,讓它們在夢幻的天國悄悄地綻放。”詩歌是詩人思考經過淬火的刀鋒利劍,詩歌是詩人靈魂出竅的涅槃重生。

         詩歌有翅膀,詩歌有靈魂,詩歌有溫度,詩歌有骨頭,詩歌有風景,詩歌有詩心。詩歌若沒有高級思維想象,就不會有強盛的生命力。詩歌應該與時代并行,綠島較為客觀并冷靜地闡述了詩歌存在的基本模式:是在夢幻的現實與現實的夢幻之間游走的魂靈。

         綠島詩人之大作,縱橫論天下。洋洋灑灑且深思熟慮,句句細酌且潑墨大氣。人的世界:現實、嚴酷、充滿人性化的悲歡離合,具有真實的客觀。神的世界:跳躍的思想、騰飛的自由、舒緩的浪漫,甚至有強烈的撞擊聲響。

        我以為:詩歌的浪漫主義情懷的唯美傾向,是詩歌立意最高層次的體現。詩歌內核所傳遞的“真善美”,是其詩人個體必須具備的境界,也是基本固守的創作原則。我相信綠島這一句話:任何一個時代,都不能沒有詩歌的陪伴。詩歌是什么?——是思想火花的飛濺、是情感激流的迸射!

         人不能永恒,時代不能永存。文化現象、文化載體,也不可能永是一個模式。中國詩歌、中國詩詞卻不這樣。精華的令人神往的歷經世紀磨礪的,一直是我們這個偉大民族最珍貴的精神遺產!

         我也相信,綠島所研究詩歌理論的豐碩成果,必將起到引領詩歌創作向一個更高層次的趨勢發展。身體力行,綠島先生恰恰正在充實自己的作品,也在為這個民族銘刻著未知的詩義標牌。愿綠島先生的詩歌創作,永固常青。

          本人經常閱讀到綠島先生最新詩歌,甚至我倆在網絡上抒發并辯論詩歌創作的嚴肅性與娛樂性。對于他發表的很具神性意味的新詩歌,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寫出我最直接的感覺。因為我喜歡、因為我們之間是親密的詩友關系。

   2018.1.4.匆匆
   改于2019/2/14

附二:

談談綠島新書:《論詩人的兩個世界》

         章聞哲
        我對綠島的一種認識或初步印象來自他對峭巖先生詩作的評述,在他的評述里,既包含左翼文藝的傳統,也有著改革開放之后要求詩恢復一種“非制度干預”的“純文學”精神。我認為正是兩者的兼具,使得后一種精神——作為實際上更悠久的傳統,更辯證地賦予綠島的評論以一種“異質”。這種“異質”,有別于現代學院派的理性,也區別于中國古代文論傳統(即那種“圓通、渾整”,注重意境、氣、情景交融等技巧與形式的審美鑒賞),而依然是兩者兼備,但除此之外,又融入了西方理論肌質的一種綜合理性之反映。然而,更讓綠島評論擁有自身特色的的是他作為一個“純詩”的實踐者,對于詩的本質的探索與認識。這種認識,使得綠島評論在理論抽象之外,更具備血、肉、骨、氣和諧一體的感性活力,使得抽象的文論更獲得了有機的質感,并使文本精神蔚然而蓬勃,常常于一氣貫通中,呈浩蕩莊嚴,神圣而精微之內、外觀;情與理渾然一體。這種文風,可謂不僅為評論對象的作品情氣相投,肝膽相照,儼合整一,而且也在某種程度上重塑了對象的骨血。——無疑,《論詩人的兩個世界》既是這種文風的延續,也是文風本身所象征的內部精神的或者詩歌精神本身所推動和醞釀至于一種總結性、揭示性的產物。

        《論詩人的兩個世界》總的來說,實際在于解答或澄清兩個問題:一、何為詩人?二、詩歌是什么?綠島從一般的人類史出發,從人與物質世界的一般關系出發,從戰爭、悲劇、和平、生態的現象史里闡明了人性的基本構成形式與內容,并為我們指出詩性,既是人性的闡發,又是人性的升華,是構成一切藝術的關鍵。簡言之,詩性猶如光明,是拯救沉淪的肉體與物質世界的啟蒙者與解放者。基于這樣的“詩性”,詩人為何,詩歌為何,不言而喻。《論詩人的兩個世界》,既具備了一種文藝復興式的人文主義光芒,又儼然哲學地、思辨地,同時充滿詩性地呈現了一種理論文本獨特文體意義上的創新。在當代,它的誕生,既不流于世俗社會的實用主義理性,又不流于理論世界一般的技術與政治理性,它忠于詩歌精神,執著于清醒、正直地探索真理的境界,堪稱詩壇的一股清流。這無論對于當代詩壇中創作的多元、混沌,大眾與小眾的意見糾紛,還是對全球化時代中民族精神之間既對峙又渴求大融合的矛盾與壓抑,乃至迷失的現狀來說,都不失為一種及時的、深沉的反思。可以認為,這種反思本身也是在我們這個時代的所有反思中,最富有 標志性的提示,包含對存在與人類發展方向的根本性的思考,更強調了詩人在人類社會中扮演的角色與使命——換言之,不是作為一種美化的烏托邦或批判的媒介(輔助媒介),而是作為根本的人類升華與進化途徑而存在的存在。由是,《論詩人的兩個世界》,不僅讀之而有藻雪精神之功,而且令我們對詩的概念有了超越時代與流派的總體性的認識。這一認識,當然基于文本本身的辯證的說服力,因此它不再只是又提供了一種“不置可否”的說法,而實實在在地屬于高屋建瓴式的陳述,堪以信服,足資敬佩。

        2019-2-18

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凡注明“來源:武漢新市民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漢新市民網所有,網絡媒體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須注明出處,并添加本網站鏈接。如以營利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則須武漢新市民網授權。傳統媒體以各種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須經本網授權并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2、本網凡注明“來源:×××(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作品于本網發表之日起十五日內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
本網特邀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斌為常年法律顧問
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如果您認為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與本網管理員取得聯系,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
鄂ICP備17001920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598號 建議使用360、火狐、谷歌、IE瀏覽器以及1024X726像素瀏覽
江苏11选5走势